帝胤淩肆

随缘更新(´。• ᵕ •。`) ♡

【刀剑乱舞+剑三】长相思,在长安(16)

“哼,你给我等着。”少女看着演练场上大大失败二字气的跺了跺脚,转身向身边全部单膝下跪的一队付丧神吼道,“还在这里愣着做什么,一群丢人现眼的东西!”

 

 

那些付丧神们闻言将身形压得更低,行了一礼后,垂首一言不发的跟着少女踏上传送阵。

 

 

将清光攥紧的手指轻轻打开,看向萤丸他们“好了,我们也可以回家了。”

 

 

这一夜的本丸在骚动和不安的氛围中度过了

 

 

第二天清晨,我正懒洋洋的靠在一边的墙上看着几个刀剑男士在手合场中切磋时,一群不速之客便不请自来了。

 

 

哟,老熟人嘛。来者正是昨日在演练场遇上的少女,今天她带了一队满级的毕业刀剑

态度强硬的破入结界,出现在了本丸前的鸟居下气势汹汹。

 

 

哦,欺负我对你们审神者的业务不熟练是吧。

 

 

“如果你识相的话,就赶紧签下这个本丸转让书,”少女用灵力将一个卷轴快速抛向这边,我下意识的单手接住,“把这个本丸还给我然后赶紧离开,念在本小姐心情好的份上就放你一马。”

 

 

感受着本丸中刀剑男士们一瞬间的情绪变化和渐渐要黑化的趋势,我的心中大致也已经知晓了这位的身份和一些情况了。

 

 

“还给你?”一步步走下台阶

 

 

少女骄纵的微抬下巴,扫过本丸里的一众刀剑男士们的眼神中充满着不屑与轻蔑。“这本就是我的本丸,这些刀自然也都是我的所有物。”

 

 

“是嘛”手指上稍稍加重一丝握力,卷轴便瞬间四分五裂,在少女面前20尺距离停下脚步。

 

 

似是被我的行为所激怒,少女一把抽过身边一期一振的本体刀,向我攻来,我不急不慢的起了一个泉凝月和云栖松,从背上抽出千叶长生,不知梦僧今何在,犹见灵虎跑翠岩——梦泉虎跑。与少女近身打斗起来,不过短短几秒,少女身上的巫女服便几处破碎占了下风。

 

 

熟悉的叮的一声,我一个凌霄揽胜快速向左边一个空翻躲过右边袭来的一刀。“压切长谷部,还真是一把忠心护主的刀呢”但是……

 

 

切换目标,醉月,抬剑猛击目标头颅使其眩晕。平湖断月紧接着一个黄龙吐翠完成一个对穿。压切长谷部(重伤)。

 

 

快速转过身,随着听雷断潮两招剑式千叶长生与一期一振两柄刀剑直直对上,一声清脆的断裂声,千叶长生将一期一振直接斩于剑刃下,在少女的错愕中一期一振的刀刃从相撞处光滑平和的断裂开来。一旁的付丧神被生生腰斩鲜血四溅,还未来得及呻吟出声两段躯体便已倒地逐渐化为一片荧光消散。

 

 

千叶长生抵在少女的颈前,锋利的剑尖微微刺破了一点皮肤,一丝殷红的鲜血顺着颈部淌下。“呵,劳资一身精六插八双橙武的极道魔尊可不是为了和你讲道理的”气场全开,杀气直直冲向少女,她惊恐的瞪大双眼,身体不住颤抖。冷汗滴落最终双腿失去力气倒在地上。

 

 

从战场上厮杀多年养成的一身杀伐血腥之气可不是你这样的小姑娘能够承受得住的。


【刀剑乱舞+剑三】长相思,在长安(15)

       抱着狐之助带给我的审神者通用笔记本电脑,我仿佛回到了上上辈子之时,在内部网上逛逛论坛,看看同事们的吐槽、日常趣事和一些工作心得与建议。

  

  然而咸鱼般的日常没过几天,在接到狐之助的“全体刀剑男士都已经恢复正常”的报告后时之政府便下达了通知——在我的本丸月课中补回了“演练”这一条,每个月带队去三次时之政府与其他的审神者的部队进行对战演练。

  

  对于出征的部队人选,我在晚饭时将这则消息公布了出来,原本还十分热闹的场面顿时又寂静下来,近侍三日月接过话题:“是否要按照过往的行事安排呢,主殿?”我不可否置,全权托付给他。

  

  直到我看到眼前成列上来的名单——源氏重宝(髭切,膝丸),天下五剑(数珠丸恒次,大典太光世),欧短(物吉贞宗)以及带队的近侍三日月宗近。我这才明白了所谓的“过往的行事”与他们沉静下来的原因。

  

  Emmmm这完全就是他们论坛上所说的“欧刀”组合啊,不考虑等级,不讲究配置,带出去不论输赢,纯粹只是想要带出去秀一秀自己的欧皇身份而已嘛!

  

  我翻开刀帐,将其中几振已经满级毕业的刀剑(加州清光,笑面青江)和一刀三个小朋友的抢誉狂魔萤总(萤丸)替换出了名单里等级较低的数珠丸恒次,大典太光世和物吉贞宗。

  

  毕竟没有“演练”的经验,我打算第一次先排一队等级较高的刀剑男士们去试试水,反正说演练是不会产生真实伤害的嘛。然后学习一下其它审神者的配置再来调整队员的名单。

  

  不知道是不是和幸运E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太长的关系,我也被传染成了一只脸黑的小黄叽,运气一直算不得好。但最近似乎欧气爆棚,有点顺利过头了???一路轻轻松松的甚至可以说是碾压的结束了两次的演练出行。

  

  这两次演练遇到的十组对手,无论是本丸等级亦或者是部队的等级都与我方相去甚远。然而我的预感是正确的,在我右眼皮的跳动下,不可避免的遇上了一只幺蛾子。

  

  在演练场里送走了今天的第四组对手,还差最后一组这个月的月课便完成了。我正伸手给萤丸整理着方才因打斗而弄乱的披风和头发,一道女声传来“我该说不愧是接手了A0127本丸的审神者嘛,在演练场里就这么迫不及待了。”

  

  十六七岁的女孩子穿着一身华丽的十二单和服,在一群刀剑的簇拥下款款走来。在看清少女的面容时,我只觉得身边的空气一瞬间的凝固,随即身边的付丧神们集体冲着那少女拔出了本体刀来。少女身后的付丧神们也在同一时间拔刀将她护在身后。

  

  看来是老熟人嘛,我一手搭上情绪最为激动的加州清光的肩膀,安抚他的情绪,对目前拔剑张弩的情形视若无睹的开口:“姑娘,既然刀剑男士们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切磋一番了,那便快开始演练吧。另外,还请姑娘慎言。”

  

  “呵~装什么装”那少女不屑的冷哼出声,“给我好好的教训一下他们,认清自己的身份,到底是谁的刀。”


我终于!考完试!回来啦(⌯¤̴̶̷̀ω¤̴̶̷́)✧

【刀剑乱舞+剑三】长相思,在长安(14)

空气瞬间凝固了,一片寂静。
  
  “你有……想复仇的对象吗……”小夜左文字站在我面前一脸认真的看着我。
  
  “复仇的对象嘛。。。我已经没有那种东西了,就算我,就算我们都折在那里了,她也一定会继续走下去,因为将军她承载着我们的意志,背负着我们所有人的希望啊。但要说遗憾的话……”嘴角勾起一抹苦笑,
  
  大概是不能与你并肩看到乱世平定的那一天了。
  
  “再说了,我需要复仇的对象早就死去这么多个世纪了。”我摸了摸眼前深蓝发色的正太,“现在也已经有点。。。恨不起来了。”
  
  ———————————————————————————————————————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一直过着米虫般的生活,每天吃吃睡睡,晒晒太阳养养伤,和短刀小天使们在庭院里一起做做游戏。
  
  周围的老年刀则是在一旁的走廊上排排坐养老,乐呵呵的围观。除了三日月,莺丸几个以外又增加了髭切他们,在一期一振他们集体交出刀铃的那天,三日月领着我和众刃去了自打我来到这里以来就一直上着锁的仓库。
  
  仓库里放了一排又一排用布条缠绕包裹住的刀剑本体,这些刀剑上都带有裂痕,有些甚至整个刀身都差点断裂。据三日月所说这些都是过去曾经试图反抗过去的审神者,而被后者不顾伤情派去出阵的付丧神们。
  
  因为其中不乏有许多稀有刀剑,为了保证全刀帐记录的维持,审神者不能将他们碎刀只能这样强行切断了灵力的供给。
  
  我翻开手中的《审神者日常工作流程手册》 ,熟悉起手中的业务,灵力的话对于我来说就是内力吧,将内力缓缓输入到腿上的短刀中,小心翼翼的控制着内力的量度,看着短刀的裂纹肉眼可见的修复,到最后的轻伤状态下就停止不动了。
  
  拿起一旁的工具拔除目钉,拆卸刀柄,打粉,上油开始手入。
  
  一刻钟后,手中的刀化作一阵飞散的樱花,奶茶发色一身白衣的男孩子出现在了我面前,“我叫物吉贞宗,虽说无名,但是有带我上战场就一定能取胜的说法,是德川家康十分重视的刀。这次也让我为你带来幸运吧,主上”
  
  等我将仓库里的刀剑们和庭院的刀们全都手入完毕后已经是三天后了。现在我在本丸里偶然遇到付丧神们他们就算不是很熟络但也至少会朝我点头示意后才离开,不再是从前那样大老远的就拔转屁股就走。
  
  后来唤醒的付丧神们虽然得到了前者们的情况说明,但对我还有一定的疏离和时不时的审视目光,我也不在乎,因为时间会证明一切。
  
  关于那些有着暗堕情况的付丧神们,我表示没有什么怨念是一颗顺气丸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是两颗。作为一只野外人头收割风车流的疯叽,包里的顺气丸还有好几组呢。ヾ(▽)ノ

【刀剑乱舞+剑三】长相思,在长安(13)

       就在我和一众付丧神们悠哉悠哉排排坐的聊天时,一堆短刀小正太们围了过来,“哟~身体不要紧了嘛大将。”“主人您终于醒了!”“主公现在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短刀真是小天使啊~~~
  
  “大将,请收下这个。”药研藤四郎手中托着一个花环。
  
  “这个是我们大家一起做的,漂亮吧”乱藤四郎也凑了过来。“主公大人,谢谢你保护了大家,保护了五虎退。”
  
  “恩,很漂亮。”我微微低下头,药研借着我坐在走廊而与他齐平的身高将花环待在我的头上。
  
  “主公大人真好看!”“对对对,超好看。”我借着宽大袖子的掩饰取出一个梨绒落绢包,开始给每一个正太喂糖葫芦。
  
  “谢谢正阳姐姐!”
  
  “正阳大姐姐是好人!”
  
  “正阳姐姐最好了!”
  
  随着一片小正太们甜甜的喊话和突然飘满一院子的樱花花瓣,一期一振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看着眼前一身蓝色内番服的水蓝发色的男子,这是我第二次见到一期一振,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清醒好沟通的他。
  
  “主殿,我为之前所做的事情向您郑重的道歉。”一期一振走到我的面前,来了个士下座,“做出了如此大不敬的举动主殿即使是将我刀解我也并无怨言。”
  
  “一期尼!”
  
  “没关系的,一期殿请起身,我接受你的道歉。” 我看看他脑袋上的绿名,“为了保护家人的这份心情我能理解的。”
  
  一期一振松了一口气,抬起身子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印有他刀纹的铃铛递给我。
  
  “这个是?”我打量着手中的金色铃铛。“将这个挂上神乐铃就可以了主人。”今剑萌萌的探出头。
  
  哦,前面还没发现,在我们坐着的这排走廊房梁的中央挂着一个神乐铃,数了数已经挂在铃上的加上手上这个,看着周围都第一次在我面前不是穿着出阵服的付丧神们。嗯……和任务统计里的数量完全重合。
  
  “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唯一的太刀作品。吉光是短刀名手,所以弟弟们大多是短刀。曾经的主人丰臣秀吉下令将我再次打磨以配合他,于是才有了我现在的模样……不过那个时候的回忆,已经和大阪城一起烧毁了。”
  
  “我是鹤丸国永。因为打造于平安时代(8~12世纪),活到现在侍奉过许多主人。嘛,就是说我相当受欢迎的意思呢。……只不过呢,因为想要得到我,又是挖了墓,又是从神社把我偷走什么的,实在让人不能接受啊。”
  
  ……
  
  “我的名字是三日月宗近。嘛,身为天下五剑的其中一把,被说是最美的呢。诞生于十一世纪末。也就是说是个老爷爷了呢。哈哈哈”
  
  他们一个个自我介绍起来,不过,十一世纪的老爷爷什么的嘛
  
  “我是你们的新任审神者,师从西湖藏剑山庄,大庄主叶英门下“正阳”弟子,“正阳”为我的门派字号,你们可以唤我正阳或二小姐。我生于第八世纪(加重音)开元二十四年(公元736年),死于天宝十四年(公园755年)”我微笑的看着这群十一世纪前后的刀子精们。






ps:期中考试终于结束了_(:з」∠)_

【刀剑乱舞+剑三】长相思,在长安(12)

       


       我迅速解决眼前的薙刀,一个玉泉鱼跃,向前三段冲刺快速挡在五虎退前面将他推 倒。看着他惊愕未定的眸子,我伸手轻抚了一下他的左脸颊,“不怕,我说过,会把你们都好好带回去的。”
  
  右手借着千叶长生的力支起我趴在五虎退身上的姿势,不顾胸口还插着的一柄大太刀,强行一个黄龙吐翠,斩下身后检非违使的首级。胸口的大太刀随着检非违使一同消失。
  
  匆匆起了一个泉凝月,便蹑云逐月赶到其它占着下风苦苦支撑的付丧神身边,风吹荷,改变检非违使的目标,强制性攻击我。
  
  四柄枪,太刀,大太刀从四个方向刺进我的肩胛骨和后背。“呵……倒是让我想起在战场上的一些不愉快的记忆。”
  
  ——我死的时候也是这样被一群狼牙军的□□穿心而过。
  
  但是“一诺千金重,君子藏剑愿生死与共。”
  
  “我答应过要将他们好好的带回去,就一定会做到。”九溪弥烟,身体如旋风般的旋转,千叶长生流光一转,上面的银杏叶飘零,轻轻松松将身边的四柄刀剑卷成粉碎。
  
  转身面向付丧神们,刚走出去一步,眼前便昏暗起来,失去重心,向前栽倒,“喂!”“主人!”落在了一个怀抱,失去意识前好像看到了一片雪白。
  
  ———————————————————————————————————————
  
  已经三天了,自审神者关上门已经三天了,这三天以来没有任何的动静,要不是仍有着那股温暖而又强大的灵力在维持着这座本丸和付丧神们的人形,他们甚至都要以为这位审神者的门将永远都不会再打开了。
  
  每天都有几个付丧神会时不时的在楼梯口徘徊,越来越多的付丧神喜欢在审神者房间楼梯前的走廊上喝茶和旁边的院子里玩耍了。
  
  ———————————————————————————————————————
  
  我睁开眼,站了起来,之前在小狐丸将我抱回房间门口,我进去关上门后服下上品止血散后就一直打坐调息到现在。
  
  看着梳妆台镜子里苍白的脸色,毕竟不是以前玩游戏,现在打坐最多只能回满血和治好外伤,内伤还得慢慢修养。现在倒是怀念起了那时万花谷的大夫们开的苦死人的中药了,人就是这样,得不到了的东西才是最好的。
  
  至于满是鲜血的校服和金发,我点开外观换了一代金和蓝娃娃菜。反正外观会自动清洁和修复的。
  
  拉开门下楼,去看看他们的伤都怎么样了。
  
  一下楼就看到了坐在楼梯最后一阶上的五虎退和萤丸。 “怎么坐在这里啊?”
  
  “主人!”“主殿!”两个正太同时转身看我。
  
  “主人您的伤怎么样了?”五虎退现在也能很清晰的记得,审神者的鲜血是那样炙热的溅到自己的脸上,胸口和心里。
  
  “已经没关系了哦。让你们为我担心了。”搂着两个正太走到走廊坐下,恩——许久不见的太阳。
  
  五虎退和萤丸随着我一左一右在我身边坐下,将头靠在我的腿上,我也没什么不适应,过去山庄里的师弟师妹们也常常这么做,我抬手摸摸两个孩子(?)的头。
  
  看向旁边坐着喝茶的三日月宗近和一旁靠在柱子上的鹤丸国永,“你们的伤都怎么样了?”虽然看他们的血条都是满的,但不知道会不会有和我一样的内伤说法。
  
  “不用担心我们哦,倒是主殿这些天可真是吓到我们了啊。”

emmmm我试试看能不能在0点前赶出来情人节的玩具车_(°ω°」∠)_

【刀剑乱舞+剑三】长相思,在长安(11)




       时间转换器前的一期一振正在焦急的来回踱步。
  
  当他带队远征回来,从院子里围着一圈的付丧神们的口中得知,审神者带队出阵去了,出阵的六名成员里还有着他练度等级只有9级的弟弟五虎退时。
  
  一期一振的脑子突然一片空白。
  
  随后紧随而来的就是悔恨——又要这样折磨本丸里的短刀嘛,让他们在战场生生折断。如果我在她刚刚踏入本丸时候就杀了她的话。如果我杀了她的话。是不是就……
  
  “早上在出阵前,审神者将金色刀装都分配给了他们” 坐在一旁走廊上喝茶的莺丸出声,“而且,他们身上都有佩戴着御守。”
  
  “是的哟,每个人都有份,昨天审神者买了好几箱呢,你们昨天中午就去远征了所以不知道呢。”陆奥守吉行把一个御守极拿在手上朝一期一振晃了晃。
  
  “一期尼你们的份都放在房间里了。”秋田藤四郎在一旁补充,“我觉得不会有事的,这次的审神者和之前的是不一样的。”
  
  一期一振的脸色这才稍有缓和。
  
  可是,这都快中午了怎么还没有回来。不止坐立不安的一期一振,周围等待着的付丧神也开始急躁起来。
  
  终于,时间转换器前一阵白光降下,随后映入所有人眼帘的是一片鲜红。
  
  出阵的付丧神们身上都或多或少的受了伤,最显眼的还是站在中间的,原本一身洁白的出阵服现在却被大片的染上了红色的鹤丸国永,他怀中抱着昏迷着的审神者。
  
  没等一众付丧神反应过来,只觉得一阵风从身边略过。鹤丸国永和审神者的身影已不见踪影。
  
  “药研呢”三日月宗近严肃的问。“药研以防万一已经提前等候在手入室了。”一旁的小狐丸回答。
  
  在手入室里的药研藤四郎没想到推开门冲进来的鹤丸国永第一句话居然是“药研,快来看一下主公”
  
  三日月他们一众陪同审神者出阵的人也随后赶来。
  
  药研一愣,但也瞬间动作起来,众人从鹤丸手中接过审神者,小心翼翼地平放在手入室的床铺上,审神者身上黑色的铠甲一时之间让人没看出血迹,胸口一道看得出是被从背后贯 穿,肩胛骨处和后背也有被刀从前方和后方捅 入的伤口,血流不止。
  
  药研拿过一旁的纱布等止血道具还没动作,审神者便恢复了意识,她虚弱着开口,“把我送回二楼的房间,不用管我,先给他们手入,他们也受了重伤。”
  
  “主人,不要说这种蠢话,您……”
  
  “我是特殊体质,我自己有办法治疗我自己。”她眯着眼睛打断长谷部。“所以你们赶紧手入,把我送回二楼才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最后是跟来手入室外等情况的那群付丧神中的小狐丸将审神者抱回二楼的房间门口的。
  
  “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们怎么会狼狈成这种样子?”没有去的付丧神们上来询问。
  
  “我们遇上了检非违使,可即使是理应和检非违使一样实力的萤丸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手入中的烛台切光忠回答道。
  
  一期一振看着五虎退脸上和胸前血迹,蹲下声细细的检查他身上的伤口,粟田口一家的短刀胁差打刀也围过来慰问。五虎退眼眶中堆积的泪水再也不受控制的全部留下,“不是我的,呜~我身上的血和鹤丸殿身上的血……呜~…都是审神者的。是审神者救了我们。”
  
  “即使是佩戴着主殿给的御守,我们今天也差点全部折在那里,是主殿带我们回来的。”三日月宗近苦笑道。“君子藏剑嘛……”

【刀剑乱舞+剑三】长相思,在长安(10)

          




          又是一大阵的樱花飞舞,六把刀身影一晃,化为了人形。
  
  “嚯,这真是吓到我了呢,本来还想学着小狐殿一样给审神者一个公主抱的呢。”鹤丸国永看着我挑了挑眉。我完全不觉得你有过想要接住我的意思。
  
  我们降落在山坡上,从这里刚好可以看到下面整个京都的。
  
  “好,侦查。”三日月宗近一只手抬起,遮在眼睛上方,做出眺望的动作。
  
  “那,那里有时间溯行军。”没等三日月宗近侦查出来什么,五虎退倒是先发现了敌军。
  
  “上吧。”伴随着三日月宗近的声音,身旁的六个付丧神已经迅速的冲向时间溯行军。我也不甘落后,二段跳接蹑云逐月紧跟在他们身后。
  
  “诶,这就是时间溯行军吗。”溯行军的等级在我方刀剑部队的平均等级之下。萤丸拿着比他人身还要高的本体刀,一刀斩杀了三个时间溯行军。我慢悠悠的跟在后面看着他们一路轻轻松松的解决眼前的敌刀,很快就走到了王点。
  
  “有大个的家伙呢。”萤丸摸了摸帽子,“嗯,那么,就开始漂亮的打一场吧!”
  
  王点的时间溯行军不像前面都是六个六个的小分队一来,这里不止六体。
  
  我抽出背上的千叶长生,一个玉虹贯日,冲到正在以一敌二的烛台切光忠旁,帮他接下了一个溯行军的刀。
  
  “ 难得的展示舞台。帅气地出阵吧!”烛台切光忠冲我一笑,挥刀砍向时间溯行军,“无论你怎么防御都是没用的!”
  
  手上微微用力,我震开面前的敌刀微微朝后一步,平湖断月——向前冲刺,穿过目标,紧接着一记黄龙吐翠再次穿透目标回到原地。Emmmm比预想的还要弱很多啊这些敌刀。倒是我的攻击降了好多倍,根据这个世界做出了调整吗。
  
  环绕四周,虽然敌军的数量有所增加,但在他们之间的互相帮衬下很快就消灭完了溯行军,只有个别等级稍低一点的刀受了些轻伤。
  
  我正想问三日月宗近是不是就可以这么打道回府了,天色突然一变,乌云瞬间袭来,一道道闪电划破天际。
  
  “不可能,怎么会出现检非违使。大家的平均等级是低于规定范围的。”萤丸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其它几人也是一副震惊的表情,随后所有付丧神的视线都转移到了萤丸身上,萤丸是在场六位付丧神中等级最高的90级。这批来的检非违使将全都是90级的,而队伍里除了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是80出头的以外,其余三人连60级都不足。里面的五虎退更是只有9级。
  
  所有人的表情都瞬间严肃起来,迎接到来的检非违使。
  
  我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们,大概是这“检非违使”很难对付嘛。随手挽了一个剑花,虽然有着等级差我可以压制着他们打,但是受到周围付丧神们的影响我也认真了起来。
  
  不对
  
  一交手,我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这些“检非违使”不是跟着萤丸制定的90级,而是随我而成的95级。
  
  快速看向付丧神他们的方向,烛台切光忠和压切长谷部已经重伤在那里苦苦支撑,五虎退的短刀被检非违使击飞,检非违使的下一击将至,鹤丸国永他们也被牵制住不能动作。
  
  鲜血飞溅而出,恍惚了谁的眼

【髭切x婶】浮生若梦

现代paro  ooc归我


20岁不良少爷髭切x16岁学霸低调千金


私设如山,女主有名字






我第一次见到髭切是在一天放学后,我和朋友栀子一同回家,快出校门的时候,栀子抖了抖挽着我的手臂,“雪凝雪凝!看到没,那边那两个就是源氏兄弟。”




大二的不良学长——兄长源髭切,学生会会长——弟弟源膝丸,贵族源氏的两位世家公子在整个A大自然是备受瞩目的。



“那个靠在围墙上奶茶金发的是髭切,旁边薄荷绿发的是膝丸。”栀子凑着我耳边小声说到。



emmmm比起不良,髭切从外形上看上去完全就是温柔型的邻家哥哥啊。看了两眼我便拉着还在原地犯花痴的栀子绕过周围三三两两同样因为源氏兄弟停顿着的姑娘们走了。



这样高贵的人是永远都不会和我这种人产生交集的。



第二次看到髭切是在帮老师将资料送到办公室的时候。我抱着一捧资料穿过教学楼的走廊,经过小花园的时候听到里面的说话声就不经意的看了过去,花园里站着两个人,源髭切和一个正鞠着躬向他双手递上书信的女生。



看样子是在向源髭切表白啊。




突然源髭切看向了我这边,我猝不及防直直的对上了他的视线。低头加快脚步,迅速离开这边的回廊。




我的父母是纯粹的商业联姻结合,毫无感情。在生下了我以后,两个人在外面各归各的玩,各自有着情人。我从小到大的记忆都是冰冷而又空大的别墅里只徒留我一人。家里的佣人保障我的一日三餐以至于我不会饿死。



为了得到父母的重视,无论是礼仪,茶道,乐器,学习,我都尽心尽力,认真而又努力的学,什么都尽可能做到最好,但哪怕我一路跳级直到上了大学,他们也从来没有分给我一个注意力。





现在我16岁了,这对夫妻发现了我的一些些价值,那就是当做联姻的工具,来满足他们对于金钱财富权利那贪得无厌的欲望。




今天,他们破天荒的一同回到了别墅,开始对我嘘寒问暖,好似平常人家里一般的父慈母爱。我挂着得体的笑容,冷漠的接受他们为我安排好的人帮我穿上礼服,做好造型。然后跟着他们上车,前往那所谓上流人士的宴会。



跟着这对父母身后走进宴会大厅,看着他们娴熟的与旁人交谈起来。 当然,他们也并没有忘了我的存在。



母亲将我从她背后拉至她身旁,亲昵的挽着我的一个胳膊,将我介绍给眼前的人。“这是我们家女儿五十岚雪凝。宝贝这位是高桥先生。”




看着眼前五十几岁一副暴发户样,脖子上挂着大金链子,满身酒气,大腹便便的老男人,我礼节性的微笑和他握手。“高桥先生,您好。”




高桥的手开始不规矩的动作起来,我用力的抽回我的手。



“雪凝!”母亲不高兴的声音从我身侧传来。




“哈,这个姑娘不错。我喜欢。”高桥伸出手向我袭来,我刚想后退一步避开他的动作,母亲握住我手臂的力度突然攥紧。我不能动作,只好屈辱的偏过头。


就在这时一只手搭上母亲的肩膀,迫使她松开我的动作,下一秒我落入了一个有着清冽香味的怀抱。


“哎呀,你在这里啊,我找你好久了。”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香槟色的眼睛,柔顺的金发两鬓微卷,源髭切。这是我第三次见到他。




“小子你算个什么东西,竟敢坏了爷的好事”一旁的高桥开始骂骂咧咧起来。




“阿尼甲!不要随便走动啊”源膝丸也随后追上来,快步走到髭切的身边。



“那么就交给你了,操心丸”“阿尼甲!我不是操心丸,我的名字是膝丸啊QAQ”转向高桥,“我是源膝丸,你前面和我阿尼甲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解决……”



听着膝丸从背后传来的声音越来越轻,髭切将我搂在怀里带离了那一片区域,我看着他“谢谢学长前面帮我解围。”



“没事~不过我确实找了你好久”髭切冲我甜甜一笑。




“诶?”

 



突如其来的脑洞,后续等想到了再更_(:з」∠)_